您的位置:首页  »  强暴性虐  »  恶吏
恶吏

      

“最近有没什麽扎眼的人物在咱们龙门县出现啊?”王进忠虽然人近中年,身形却依然很健硕,看外貌也是个标準的美男子。此刻他正坐在楠木椅上闭目养神,宽大的官服下摆被撩起,粗黑的肉棒被一位美丽的少妇吞进吐出。

    王进忠是龙门县这四亩三分地的父母官,只不过他这个官却得不到百姓的理解,那些个愚民们啊,完全体会不到我们王大人的苦心。比如说,王大人想要增进官民之间的感情,不辞劳苦的出席镇上的婚嫁之喜,更亲自操刀爲新郎演示房中之术,当然肯定是在新娘子身上演示了,可是那帮刁民居然再未举行过婚娶之事,枉费了大人一番苦心。

    不理解也就罢了,可是他们还想上告朝廷。不过有了个做西场主事的叔叔,一群不是不幸半道夭折,就是被冠以反贼之名送到王安王公公手上了。

    当然了,也有不少看不过眼的侠士要爲民除害,可是在王进忠苦心收罗的江湖恶客以及西场高手的护持下,这些人多半有去无回。只不过现在有了新目标的王大人才稍稍收敛,龙门镇得以稍稍安甯。

    周围的手下们很清楚大人的情调,一个个目不斜视的守卫在四周。

    王大人突然睁开双眼,两手扶住少妇的头,一阵快速耸动后,将精液尽数射入少妇喉中。猛烈的喷射和腥臭的精液,尽管早有心理準备,一时间,少妇还是作势欲呕。

    “都这麽多次了,还没习惯吗?”王进忠关切的声音传来,少妇听在耳中却是全身一颤,随后极力吞咽,将满口的腥臭体液吞入肚中,再将肉棒用口水清理乾净。

    “乖侄女又有进步了,这次只用半个时辰就得到了我的赏赐。来来来,不要坐在地上,来,坐上来。”

    少妇依言站起身来,再看那少妇衣着得体、体态窈窕、气质高雅,一望即知出自官宦人家,非富即贵。少妇起身后并未找地方坐下,而是素手轻探,褪去上衣,露出里面紧小的月白湖丝肚兜,脱下罗裙,两条嫩白美腿交彙处未着片褛,神秘私处暴露于衆人眼前。

    少妇好像没看到衆人淫秽的目光,反身跨坐在王进忠身上,即使最羞人的地方正对着公堂大门,少妇俏丽的面容上也不带一丝感情。

    “香莲好侄女,你公公,老御使锺大人近日还好吧?让他不用担心,锺公子在狱中待得好好的。你父亲和我家是世交,只要你每日来看下我,我是不会爲难他的。”

    原来少妇正是退职御使锺尔聆的儿媳李香莲。在半月前,锺老大人退职回到龙门县老家,一日王进忠突然带兵闯入锺府,以莫须有的罪名抓走了锺氏父子,将他们关入大牢。

    锺家儿媳见王大人乃是父亲昔日旧识,便登门求情,不想王九中看到初爲人妇、美丽动人的侄女,突然来了情趣,当下将她带到大牢,当着她公公、丈夫的面前,不顾少妇大声哭号,将其扒了个精光,大肆奸淫。而后又答应将受不住刺激、已然气晕的锺大人放回府,并不再拷问锺公子,换得少妇每日正午来公堂与叔叔叙旧的承诺,这才有了今日大堂上的一幕。

    叔侄俩的叙旧在持续中,只不过作侄女的有些辛苦狼狈。一只玉乳从紧窄的肚兜下蹦了出来,正被好心的叔叔以按摩的名义揉捏搓弄,变幻着各种奇怪的形状,充血的乳头肿胀不堪。

    下身玉门与菊穴同时被叔叔戏弄着,蜜壶中流出大量的蜜汁,萋萋芳草被蜜汁弄湿,黏在玉门周围,菊穴被蜜汁染得光泽发亮,如婴儿的小嘴般收缩绽放,就连叔叔的一双粗糙大手也被蜜汁弄髒,害得少妇几次用口水清理乾净才能继续游戏。

    一双曲线优美的玉腿仍然高举在空中,失去支援的美腿已经在不停颤动,秀美的玉足时而紧绷,时而伸直;满是汗水的俏脸黏上几缕秀发,殷红发烫,银牙紧咬,苦苦保持着高难度的姿势,媚眼迷离,口中早已言不成句,一双玉臂无力地勾住叔叔的脖子。

    叔叔好像察觉到侄女的辛苦,关切的问道:“乖侄女,要不要找人帮你扶住这对美腿啊?”也不待怀中玉人回答,呼喝道:“来人啊!将……”王进忠忽然停住不说,却在少妇耳边说道:“侄女啊,不如你来请这些叔叔伯伯帮下忙吧,不过记得要有礼貌哦!”

    少妇情知王进忠故意羞辱,但却担不起惹恼他的后果,强忍心中羞耻,怯声道:“哪位叔叔伯伯帮个忙,香莲……香莲捱不住了……”

    左右在王进忠眼色示意下,抢出两个粗鄙汉子,四只大手紧紧抓住浑圆滑腻的玉足,四道淫秽的目光,落在了少妇正被几根手指戳进弄出的蜜穴和菊蕾处。

    少妇双腿的负担放了下来,可是所受的折磨却加重了。四只大手不住的搔弄着敏感的小脚脚底,十只如蚕宝宝般的秀美脚趾被人含入嘴中,尽情舔弄;一阵阵奇痒从脚下传到脑中,饱受刺激的神经越形脆弱,银牙紧咬的樱桃小嘴不时露出几声媚人的姣吟;如有实质的下流目光集中在那动人的神秘之处,受了刺激的花房一阵阵收缩,将男人粗糙的手指吸进更深处。

    王进忠好像时没有察觉到少妇的不堪情景,閑话家常似的叙旧仍在继续,只不过谈话的形式已变成叔侄俩一问一答,而问话的内容也越见淫秽。

    “香莲侄女嫁入锺家多久了?”口中问话不停,手上的抚慰也没停下。

    “有两……两年了……嗯……”受不住下流的挑逗,少妇已然口齿不清,甚至还夹杂着一声舒服的呻吟。

    “也就是说香莲你十七岁就入了锺家的门了,今年刚过十九吧?”

    “嗯……月前刚满十九。”明知随着的就将是言语上的羞辱,可是少妇不敢不答,甚至不敢答错。

    “呵呵,难怪兼有少女的窈窕和妇人的丰润。”说着就将满是淫液的手指伸到妇人眼前,任她舔吮乾净。后庭和淫液混合的气味,竟让已然成熟的少妇産生甘美的感觉。

    “乖侄女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啊!”即使受到如此强烈的刺激,出身名门、知书达理的千金小姐依然不愿在仇人面前露出丑态,双眉紧锁,银牙咬碎,强忍着行将脱口而出的求饶语句。

    “哪里不舒服呀?说出来叔叔帮你看看。”可是少妇哪里知道她越是如此,王进忠越是兴奋,没什麽能比羞辱这样的官家小姐,贞洁少妇更能满足他的情趣的了。

    胯下粗壮的肉棒又回複杀气腾腾的状态,直直的顶在妇人光洁的小腹上,棍身被两瓣蜜唇包裹着上下耸动,一会儿工夫就被涂满了晶莹的蜜汁,更添摄人威风。

    肉棒与蜜唇的摩擦带给妇人如触电般的动人感觉。半个月来,每日正午都要来到县衙大堂在衆目睽睽下被人羞辱玩弄,少妇不管从生理还是心理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半月前还是要衙役上门拿人才肯上门,今日已经能照嘱咐不着亵裤穿街过市来到公堂顺从地接受淫弄羞辱。

    当然,这还是王大人手下留情的结果,毕竟好东西要慢慢吃才过瘾。半月前还略显青涩的肉体,经过每日精液的浇灌已然焕发出成熟妇人特有的丰满诱人。若不是还有从小便建立起的道德观念以及羞耻心的束缚,少妇只怕早已经不住如此激烈的玩弄开口求饶了。

    可是尽管如此,这也就是她的极限了,经过调教的敏感肉体终于向大脑发出最后警告。

    王进忠终于出了最后一把力,牵过妇人的玉手,让它握住自己的膨胀至极点的肉棒,充满长辈关怀的声音传入妇人耳中:“来,告诉叔叔哪里不舒服了,叔叔一定会帮你解决的。”

    终于受不住玩弄的少妇发出哀鸣:“不行……我不行了……那里……那里好痒啊!嗯……快给人家……快!”

    “哪里痒啊?说清楚叔叔才好帮你挠啊!还有想要什麽也要说清楚,这样才行!知道吗?”明知身上的妇人已然投降,可是王九中还是没有放过她的打算。将一个名门淑女挑逗成淫娃蕩妇,这样的诱惑没有一个男人会拒绝。

    “是……是……人家的小穴痒啊!好叔叔……快……快用大肉棒帮人家……止痒……”此时的妇人早已被逗弄得没了羞耻,什麽下贱的话都说了出口。

    “呵呵,早说不就好了?来,大肉棒在这里,自己弄!”王进忠示意正在淫玩少妇一双秀美玉足的手下放下妇人嫩白修长的双腿,这样少妇才好借力继续下面的淫戏。

    得到允许的少妇摆弄好姿势,玉手将仇人的大肉棒对準淫水汩汩的私处,纤腰一沈,坐了下去。粗长的肉棒整个的顶了进去,叔侄俩同时发出舒坦的呻吟。

    “来,自己动!”王进忠要让这场淫戏完全由妇人主导,空出的双手粗暴地揉捏着丰挺的玉乳,由王九中亲手订制、青楼中最流行的湖丝肚兜已经完成其曆史使命,化作一片碎布弃于地上。

    言语上的羞辱依然没有停止。

    “乖侄女,叔叔的肉棒粗不粗?大不大?操得你爽不爽?”

    “好……好粗、好大……叔叔的鸡巴好粗大……干得……侄女……爽死了!啊……死了……”完全抛弃矜持与尊严的少妇竟比青楼妓女还要下贱。

    “乖……叔叔弄得你这麽爽,你要怎麽报答叔叔啊?”

    “亲叔叔……大……大鸡巴叔叔,侄女……侄女没什麽……好报答的啊!”

    “不要紧,只要你每天来陪陪叔叔,也就是报答我了。”

    “嗯……啊……如果……叔叔想要……侄女每天都来……陪叔叔……操穴,侄女的小穴是……是属于叔叔的……叔叔想什麽时候操……怎麽操都行。啊……不行……要来了……”

    “继续啊!叔叔还没够呢!”

    淫声浪叫充斥于这场由少妇主导的淫戏的整个过程中。

    尽管不愿意,少妇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感觉比和丈夫在一起舒爽百倍,全身好像要融化一样,软软的、酥酥的,意识好像飞离自己的身体飘飘然的往上,再往上……

    在公堂其他人的眼中,出身名门的淑女主动地将男人的肉棒导入自己体内,并主动的扭动纤腰,让大肉棒在嫩穴中一进一出;嫩红的蜜穴犹如鲜花般绽放闭合,甜美的花露从交合处滴落下来,椅垫都被弄湿大块。

    随着对动人快感的追逐,少妇的起伏动作渐渐加快,一双美乳上下抛跌,吸引着衆多眼球,“唧咕、唧咕”的水声从下体传出,配合大堂上越来越沈重的呼吸声,淫靡的气息渐渐扩散。

    羞耻的交合仍在继续,少妇已然高潮数次,泄过后的她总是立即扭动雪白的身子,再度追逐那令人疯狂的感觉。

    王进忠现在才渐渐有了射精的感觉,超强的持久力总是让女人们欲仙欲死。看着怀中妇人运动的力道,姣吟的声音越来越弱,王九中知道自己该付出点劳动了。

    抱起怀中妇人,翻身将其以跪伏的姿势压在楠木椅上,掌握交合的主动,粗长的肉棒恨力抽插起少妇紧窄的小穴。

    似乎已经脱力的少妇再度发出动人的呻吟,一阵狂风暴雨般的侵袭后,王进忠将烫热的精液射入少妇小穴最深处。不堪采摘的妇人被火热的精液浇到,花心一阵收缩,再度喷出了淫精,接着两眼一黑,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