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我和几个女人的事
我和几个女人的事

      

有时到这里看看,绝大部分情色故事都是杜撰的。讲一点我的真实经历吧。

最近我一人在外,孤单得很,也不想碰其他女人,我大概是爱上她了。是爱情吗?我也说不清楚。心里老是想到她,可想到的大部分是我们在床上的情景?是色慾吧,我又总是惦挂着她的方方面面。

她比我小很多,四川小妹妹,叫她洁吧。起初,我也没有认为她有多漂亮。一次,我和她一起到外地学习,整天在一起。渐渐地,我发现她很有女人味,不经意间的举手投足,在我眼里觉得温婉、妩媚,女人味十足。(现在我想来大概是因为我的老婆太没有女人味了,十足的工作狂。)她圆圆的脸蛋,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十指尖尖,典型的美人手,皮肤不算白,可很细腻。身材不算很好,可是圆鼓鼓的屁股、不算大却也挺立的双峰把她的曲线表现的清清楚楚。

我开始对她有了色念,言语间总含的那个意思,她好像十分愿意配合。终于有一天我抱住了她,她也顺势投到我怀里。我们紧紧相拥在一起,不知道有多长时间,……终于我们相拥在床上,脱去了一切。当她的手碰到我的弟弟时,她很惊讶,你的这幺大?我试探着进去,她眉头紧锁,显然疼得很。「

很疼吗?」我问道,「是的,比我的第一次还要疼」,「那我慢慢地」。终于,完全进去了,她的阴道也开始湿润起来。看看她既陶醉,又痛苦的样子,我既欣赏又疼爱。要知道,我比她的年龄大许多啊。渐渐地,她的呼吸急促起来,两手越来越紧地掐着我,终于,一声尖叫,她升入云端了。一会,她发现我的弟弟仍然很大,很硬。于是,她娇滴滴地暗示我,她还想要。就这样,在她第三次高潮时,我也猛烈地射了。喘息平定之后,她把头埋在我怀里,对我说,她是一个狐狸精,天生水性杨花。

「你结婚也超过两年了,怎幺还这幺疼?」我问。

「有几个男人的家伙有你这幺大?」

「那你和好多男人上过床了?」

「你把我当小姐啦?」她用手掐我。「我们女人在一起,有时议论各自老公的那个,我几个朋友的老公的弟弟都和我老公的差不多大」,「比我的小?」

「小整整一圈呢,不好,我下面都出血了」她手指上确实有一点血痕。

「都是我不好,太猛了。」

「没事的,女人这方面经受得住」。

「你为什幺愿意和我上床作爱?」我问道,「你有男人味,身材高大,皮肤雪白,相貌堂堂,你的业务又特别棒。我们几个女的背后都说你老婆佔了大便宜了」。

「你想和我结婚吗?」

「当然想,但是可能吗?不过也说不定。只要有机会,我就要抓住。咳,不过确实很难。看你那老婆,挺有心计,不好对付。你的心肠又软,听天由命吧。奥,还有,你要注意身体,不是我咒你,相貌、脑袋、身体各方面都强的人,长寿的不多啊!」、

就这样,我们的这种关係至今已经快两年了。在开始时,我确实没有想过和她这样会有什幺结果。不是我不想,只是我周围的各种因素会使得我们头破血流。儘管我不喜欢我那口子,但是,我怕她想不开。再说,把儿子带到这幺大,老婆也不容易,咳!真是难啊!这两年下来,我越来越离不开她了。有时我在想,我是不是很卑鄙,玩女人。她并不是我的第一个外遇。

在她之前,我还有一个女人,叫她萍吧!萍比洁大五岁,三十出头,也比我小很多。萍的身材很好,1 米68,洁1 米62. 萍的夫妻关係大概很糟。和萍认识快五年了,她的性慾很强。我们第一次作爱时,男上女下一阵子后,她就要跪趴在床上,大屁股对着我,要我从后面干她。她的液体很多,阴道非常润滑,为此她很自豪。她不容易达到高潮,像我这样的大鸡鸡都要二十分钟到半小时才能把她送上云端。高潮到来时,她像母狗一样粗声吼叫。后来我明白了,她也是嫌她老公鸡鸡不够大。男同胞们听好了,只要你们的鸡鸡小,你们就要当心老婆红杏出墙了。不要瞎吹自己的弟弟有多大,我的勃起时也就是十七、八公分长,直径四、五公分吧,搞得女人们已经欲罢不能了。

萍很依恋我,她很想嫁给我,但是她知道不可能。她说,只要我对她好就行了,其它也不想了。只要有一段时间不和她做,她就受不了了,千方百计地要我操她。记得我们有了那种关係不久,在一次作爱时,我的活塞运动作了超过一千次。她满头大汗的对我说,有了那一次,她就是死也值了。我也累坏了。

我们当然不能在本城到处乱逛,有时我们开车到其他地方转转,开个房间共度良宵。萍非常喜欢挽着我的臂膀逛街。她说,我俩的身材挺般配,我一米八的个头。那时我们彷彿一对夫妻,徘徊蕩漾于湖光山色中。

我不知道男人是否可以同时对两个女人好。自从和洁有了性关係以后,我就想离开萍了。萍感受到了,找我越来越睏难。有一天,她哭了,说不能没有我。只要我不离开她,怎幺都行。她吻遍我的全身,含住我的鸡鸡不放。我也很难受。望着她的泪眼,我的心化了。又是一场暴风骤雨。离开后,我心里又后悔,这样怎幺办呢?到现在,我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和萍上床了。她好像也逐渐适应了,不知道她是否有了新欢。

我要感谢这两个女人,她们让我结束了嫖妓的历史。其实,我也是被别人拖下水的。这种事就像抽鸦片,会上瘾。当然,我很少和小姐作爱,我担心那样不乾净。更多的是,摸摸奶子,打打飞机,偶尔口交。记得有一个小姐的奶子真是好,雪白,一只手摸不过来,挺拔又柔软。绝大部分小姐在我出门之后立马忘记,我也记不清楚我摸过多少小姐的奶子。提一个印象最深的吧。她是浙江人,浙江姑娘干这种事的特别多。她要我叫她陈陈。小姑娘说她有二十,我看只有十八。陈陈长得很漂亮,呆在洗头房真是太可惜了。迷恋她的美貌,我去过那里有四五次。她好像对这种事一点都不在乎,我摸遍了她的全身,他还要我把手指伸进她的阴道,她高潮了几遍。有一次,中秋节了,我说要给她带月饼,她将信将疑。第二天,我带了一盒挺精緻的月饼去,她这次是用情在看着我,把我拖进她的小隔间,扑到我身上,使劲地吻我。后来,她同意我约她出来。一次,我带她去了一家茶馆,她很兴奋,叠了一个纸鹤给我。我知道,陈陈动情了。还有一次,我们去开房,这样好缠绵,但并没有作爱。没有带套套,我还是不敢。分手时我要给她钱,她坚决不要。

因为出差,我有两周没有去找她,她很失望。给我发信,问我为什幺不来了,是不是玩过了,不要她了。我说,绝对没有,我还没有和你做过爱呢。她告诉我,她已经离开那个髮廊了,去了歌厅。有了一个名字叫文丽。她希望我常去看她。但是,在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显然,她在那里不开心,有一次给我电话,要我包养她,给她找一间房,再给她零花钱就行了,其他不要。

她说,她要当我的小老婆,守着那间房,每天等我来,给我做饭,让我操她。当一年小老婆后,她就离开这个城市。我没有同意。那段时间,我特别忙,回家还有忙儿子,哪有时间啦!她很失望,以后,联繫电话渐渐少了。有一次,我给她电话,问她还记得我吗?她说,记得是记得,只是印象淡了。她说的是实话。转眼过了春节,我在给她电话时,她的机已经停了。她离开这座城市了,消失在人海中了。每当想到她,我不禁唏嘘不已。好可爱,好漂亮的小姑娘,我没有和她做过爱,最后一次分手时她的回眸一笑,恰如一朵刚绽放的鲜花。

不就是因为生活吗?但愿她已经嫁为人妻。

这都是我认识萍之前的事。自从和萍好了以后,我再也不去找小姐了。我对不起萍,不知道她怎幺想的。如今,我就想常和洁厮守在一起。我们经常谈到婚姻,我说我比你大很多,老了,她笑起来说「你床上的功夫哪像老啊,比我老公厉害多了」。我这不是借口,我是想和她结婚。有时候我问她,什幺时候想到和我上床的,她调皮地笑笑,说是她勾引我的。洁还没有孩子,她想要了。她想替我生,说,要是我们俩生个孩子,一定很聪明,漂亮。可是她又不敢。我们也不知道今后怎幺样,内心里,她是想嫁给我,我也想娶她。可是我们都是凡夫俗子,社会的压力我们都害怕。